第五章 私斗

小说:玄气强者   作者:夏月   更新时间:2015-04-03 11:21:54   字数:3072

血气结合着妖兽身上的气色被冷风送在鼻子,天风打一个激荡,震动地看面前的所有。

妖兽潮涌人如其名,无边无际的丛林里妖兽源源不断地展现出来,就好像一股一股的波浪,一波高出一波。跑出丛林的妖兽浓密,以野牛,山猪,山野狼蛛,恶狼为主,貌似永无止境,妖兽们的速度飞速,声音浩大冲击之下,不逊色于所有一个沙场!

战士们提起兵器飞速扑上,幻术师们也不断呼唤自己的幻神兽,一时间妖兽的喊声,呼唤声与群众的呼叫,喊叫结合在一起,动人心魄。

私斗,转瞬开始!

听说这话,赵武和赵天罗双双展出计划得手的阴沉欢笑,部族执法队伍的半空幻术师,在部族里面的权势很大,要把一个人赶出部族,这个权势还真并没有。

族长调遣来的这位执政者赵正本也对天风和狂天死掉的父亲,也是赵武的三哥很为不满,在皇城之时何止一次寻过赵狂天的为难,可是因为赵狂天天分过人老族长护,每次都碰的一鼻子灰,那种仇视就拖累到了天风身上。还被赵武父子一番挑衅,他对天风的记忆此刻差到了极致,巴不得拿出大木棒立马把他打出赵城才行。

“不过赵正阁下,赶出部族也要有一个藉口,另外二哥这边……”赵武皱皱着眉头说道,现代族长四弟兄中,他的二哥赵润向来和天风的父亲老三赵朔友好,赵润那些年在赵城是为了照料天风,他很宠天风,倘若不是前一些日子被老族长召回去,赵天罗都不敢带上人向天风出手。

赵润的辈分跟他一样并不高,可身份却完全不同,是整一个赵氏部族惟一的锻造师,要是牵起他的怒气,作为暂代族长的哥哥且怕都支架不住。

“赵润这边你不需要担忧,他现在是自己难保,老族长叫他回去是为了传承的事情,凡是这任族长的身份确认,他永远被囚禁在皇城里。”赵正目光寒冷地说道:“至于藉口,重要吗?老族长对前些年赵朔之事一直耿耿于心,他子弟诸多,哪儿在乎这个小杂碎!倘若老族长在乎,前些年也不会把他们弟兄放出来了!”

赵武父子见他的表态果断,慌忙开口点头各个得意,双双在心中低沉道,赵天风,这次你一定跑不了了!

听到陈天宇一排人赶着幻神兽入了丛林,赵正当时带上赵氏部族一行精英也飞速冲过来,此刻,天风却正好和陈天宇游戏丛林当中,不知不觉危难正好步步接近。

多颗高天大树甚至遮挡了头上的夜空,晚上的丛林里并不安宁,虫子闪闪的光芒和时常略过的老鹰为夜晚带过来几缕生气。

“刷!”锋刃腾空的声音,一头五级妖兽树林山猪到此倒到地下,杀了那只山猪后,天风熟悉地把它的晶体挖出来,轻盈一甩,很为得意。

“又一只。”

陈天宇在他身边落,英俊的眉一瓢,轻笑说道:“要用钱的话,直接跟我张口就可以,不必那样费心去一只只击杀妖兽?”

“自己的两手能把握的东西,才真正是自己的,一个只知道用餐作息的废材,你也会看不上的。”天风把晶体揣进怀中,如常淡薄地直观陈天宇,在他眼中,帝皇一直以来都不是这么高高在上。

“你是那么酷。”陈天宇奈何地笑一笑,走在他身旁:“不过有点我还要唤醒你,虽然你的斗争力可以与八星剑客相对,可是在击杀妖兽之时也要关注身边,项南丛林里随地也会有危难,时常都一定严肃。”

天风深沉看他一眼:“我的身边,不是有你在么?”

陈天宇一呆,好似忽然就这么呆木了,晚风飘过,时间似是要停在此刻。

由于“身边有你在”,因此才不要防备吗?一波被相信的感觉自然生成,陈天宇的胸膛崛起几分意外的欢心。

“你……那么相信我?”

“你在搂着我飞翔之时,都不对我防备的。”天风垂着眸子,修长的眉毛缓缓抖动:“我虽然不是再起真性情的人,但有一个不改变的准则,永远不舍弃可以将后面交托给自己的朋友,居然你相信我,我为再起不相信你?”

“就算,我不说明原由?”陈天宇有一些诧异地看他,以他的严谨,莫非不惧怕他是有再起其余企图靠近他么?

“困惑自然有,不过我并不这么急要知道,待你想告知我的时候,自然就会说。”天风不在乎地动动肩,用手指逗弄衣袖里毛茸茸的小东西,小小的寒鼠时常张出一个小头颅疑惑地四周观看,一旦有再起动静就飞速地缩回去,有趣极了。

没声的感动在空气当中延伸,陈天宇响亮的眼睛望过来,缓缓化为一汪柔情的清泉,不愿再次隐瞒他,对那样的他,再不愿有一句谎话。

他缓缓抬头,望向叶子间隙中的深沉夜色,低声说道:“我有一个‘小弟’,跟你一样大得‘小弟’,我已经许久许久没有再看过他了。”

小弟?原是那样……

天风恍惚一下,疑惑道:“他和我好像?”

“好像。”陈天宇点了点头,半眯上眼睛,彷如沉迷在回顾的美好当中:“不是容貌,而是内涵,你跟他的风格甚至完全一样,一样的不辱,一样的傲气,一样的不愿屈居人下,一样的……”

说到这里,陈天宇的眉毛忽然轻轻一皱,一抹深沉骨头里的疼痛忽然闪烁,但仅是是极短的一刹就不见了,除了天风,没有所有人看到。

天风的心到他眼神转化的这一刹那发狠跳跃一下,不是心动,只是心疼,单纯的收了他的熏染而心疼!

他不知道怎么样的遭遇和以往才能让一个人展出这种神情,可是那短暂一刹发散发的忧伤堪称能让人停止呼吸!让人忍耐不住地想伸动手去,抹平他的伤痕。

他的小弟如今的踪影,已经不要在询问了。

天风忽然明白了,可谓的帝皇,也并不是真的如群众心里的这样高高在上,没有伤痕和忧伤,而一直以来群众眼里的亲和柔和,亦不知道要多么大的勇气和顽强才能维护,不知道要多么大的力量才能压制心疼的感觉。

陈天宇回神,冲着他展出柔情迷人的欢笑:“因此,我不希望你受到所有损害。”

脚下的步伐慢下一拍,天风顿了顿,陈天宇的目光也是一黯,那样的原因,最终是没办法让人接受么?替换?活者他生气了呀……

暂时的深沉后,天风向前少些,忽然伸出手腕,勾在他另一边的肩头上,微一发力,让比他高于很多的陈天宇的头颅枕到他的肩膀。

“我不知道怎么样的话才能也是安顿,不过,以前我的朋友在安顿我的时候,老是那样的。”天风的面上仍然没有太多怜悯之类的神情,声音乃至如常有一些坚固无比的,但是在陈天宇耳朵中听起来,还是如若天籁。

他不在意?

他望向他,依然平淡的眼神,没有一点儿远离。

对他好是对他好,对天风来说,只要有这点也够了,他对陈天宇的表态不会由于原因而转变,倘若没有他的保护,活者他已经几次在危难中丧亡,他知道感激,因此他不会在意可谓的原因,他只是明白了为再起陈天宇会靠近他,仅此而已。

发角分明的唇勾画出一分弯度,心里的某一处深沉抖动,男人的声音忽然嘶哑了不少。

“感谢,这也够了……”

确实地得到寻觅到灵兽的信息,是在走入项南丛林的三日之后。

这三日以来,天风亲看见识到了天偶世界的奇异,丛林中各种模样的妖兽不计其数,不过在陈天宇的身旁,没有遇见所有危难,只要不是真的进入丛林的最低处,半空幻术师甚至可以横行走。

接到信息,陈天宇毫不犹疑,如常搂起天风直接飞翔前往,两个跟到后边的裁判者,也如常愤恨看着天风咒骂着。

天风有一些冷漠的眼神瞥过那两位裁判者,心里已经记一笔,他最讨厌的是那种整日把身份身份放在嘴里的人,更不需要说他们对他不明的仇视。

空气当中通过激动的气色,老远地,天风在半空便看见了这头羽翼天狼,这是一片树林包裹的微型山野,山谷当中有一个乌黑的洞庭,陈天宇三人冲到前面的同时,天外还有二道光芒直接飞过来。

抢夺灵兽的三边势力,集聚一堂。

羽翼天狼显然发觉到了空气当中王者们的压迫,发一阵抬头喊叫,却怎么都不肯离开,死死守到身边的洞庭以前。

“灵兽也在它身边的洞庭里!”大众脑里崛起一样的意念,同样在半空上面停了下去,严肃地观察着另外的双方,身边各个的人员极快随之追到,什么人都不情愿当这个出头之鸟,羽翼天狼的斗争力足够与半空幻术师比美,更况且身边还有二路虎视眈眈的群众。

天风暗黑的眼睛眯上,扫射过那二片人员,赵氏部族的执政者,和卡洛亚王国的镇国王廷武者,一位剑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