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村民遇害

小说:诡蛊密传   作者:棉花包   更新时间:2015-04-02 16:28:48   字数:3168

朱明挺身站出去,双眼怒视着覃山,丝毫不惧说道:

“小子!我就跟你走你能拿我怎么样,李叔的死跟我没关系,你们如果对我有一点人身伤害我就报警,到时候看谁怕了!”

“你!”

覃山被朱明的样子气的说不出话,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平常在村子里人四人五的他,此刻遇见了一个城里来的,还真就不敢把他怎么样,而且这件事是灵神人吩咐的,要是真的来了警察,岂不是自找麻烦。

两人眼神交锋之时,覃若芸穿过人群,只见覃若芸穿着漂亮的粉色上衣,迈着特有的公主步走了进来。

“覃山,你在干什么!朱明是我们村子的朋友,是谁告诉你这样对待朋友的!”

覃若芸的婆婆在村子里面有很高的威望,且覃若芸丫头在村子里也是乖乖女,平常也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所以村子里的人都很尊敬他们。

“若芸?你怎么向着一个外人说话,是因为这小子李叔才死的!你应该跟我们一起赶走他啊!”

覃山没想到,同为一姓的覃若芸竟然帮着朱明说话,一时间神情有些紧张,以至于一把抓住了覃若芸的手。

“你放开我!覃山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鬼主意,如果你们还是这样我就去告诉我婆婆!”

说到覃若芸的婆婆,覃山下意识的松开手向后退了两步,即便神情沮丧,但覃山还是没有打消带走朱明的念头,反而用眼神来示意其他人帮着说话。

“若芸,这件事跟你没关系,覃婆婆我们一向很尊重,但也不能说明就可以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外来人!”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六嘴八舌的说着,但字里行间不在乎赶走朱明这些字眼。

所谓百口莫辩,覃若芸大叫一声,众人安静下来,看着这个平日里温柔善良的女孩子今天怎么变得如此暴躁。

“我说过这件事跟朱明没关系就是没关系,我以我的名义担保!如果李叔真的是他杀害的,那一切冲着我来。”

话说到这个地步,众人没了办法,覃山带着大家悻悻的离开了清媛家。

朱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覃若芸竟然这么维护自己,这是他没有想到的,而站在一边的樊图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一脸不悦的看着朱明还有覃若芸。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因为你是客人,而我们这里没有这样的待客之道,你不要误会,好好照顾清媛,她是个好女孩。”

覃若芸说完便离开了,没给朱明开口的机会,甚至都没有说上一声谢谢。

朱明扪心自问,莫非覃若芸真的喜欢自己?可是两个人认识不过几天,而覃若芸并不像那么随便的人啊。

朱明可不会自恋的认为,自己多么帅,多么有魅力,多半真如覃若芸说的那样。

“小子!你看什么看!好好对我丫头,不然看我不打死你。”

樊图扔了手中的铁锹,不满的看了一眼朱明回屋了。

朱明苦笑,这都哪跟哪啊,自己这戏还真是演到位了,谁知道还有没有散场的时候。

“对不起啊朱明,要不是我你也不会承受这么多没来由的委屈,不然我就去告诉我爸和我哥,你是假的,这样他们也就不会再为难你了。”

说这话的时候清媛紧咬嘴唇,眼神滴答滴答的落了下来,想到自己苦命的孩子,清媛心如刀绞一般。

“别,我好不容易安抚了你爸还有你哥的情绪,你要这么一说他们准以为是我的主意!按你哥那脾气,他不杀了我啊。”

清媛也是苦笑,都怪自己当初装傻才让朱明陷入两难的地步,到了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嗯,那好吧,我尽量让我爸还有我哥释怀这件事,到时候你就自由了,而且若芸好像很在意你,她是个好女孩。”

清媛说完便回了屋子,留下朱明一个人呆呆的站在那里,反复思考清媛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是个好女孩,她很在意你。”

一字一句在朱明心里重复,难道若芸真的喜欢自己?还是自已喜欢她,所以才会把她的善良当成关爱?

反复思考也没有得到结果,甩了甩头,朱明不在去想,以后在这里还要待上很长一段时间呢,而且自己现在对若芸只是有好感而已。

回到屋子,朱明开始了同往常一样的沉默,似乎自己来到这里就像等待命运的审判,除了去探知那些密闻自己没有任何的乐趣。

无聊的朱明出了院子,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在村子通往山上的石板路上,一片片茂密的竹林让朱明有些压抑的内心得到了短暂的释放。

呼出一口浊气,朱明扭了扭身子,却无意间看到覃若芸正在不远处挑水,好奇的朱明借助竹子遮掩,看着覃若芸在那里工作。

一桶水足足有几十斤重,就算朱明挑一会也会累的气喘吁吁的,而这些水在覃若芸的手中仿佛像棉花一样,轻柔无物。

朱明暗自佩服覃若芸,又看到覃若芸那双白皙修长的双手,那么的一尘不染,很难想象,一双这么美丽的手竟然在干这么累的工作。

朱明想要上去帮忙,但又找不到明义去帮她,总不能说你的手不适合干活,盯着人家一个姑娘手看,朱明不怀疑自己被蛮山那家伙狠揍。

过了一会,覃若芸做完了挑水的工作,进了屋子也就没在出来,而朱明也回到了家里,正好看到了清坤。

“哥好!”

朱明嘻嘻哈哈的套着近乎,一副我是你弟弟你不好意思打我的样子。

“哼!今天的事情我知道了,这群王八蛋看我不收拾他们,以后离覃若芸远一点,不然我真的废了你!”

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这清坤依旧还是那个暴脾气,对于妹妹,这家伙简直比疼他媳妇还要多,虽然他还没有媳妇呢。

回到房间吃过晚饭,因为昨天没怎么睡,朱明很快就睡着了,而清媛在看到朱明睡着之后也去睡觉了。

一夜安静,第天一早锣声又响起来了!这让朱明想睡个懒觉都不行,心里一边怨恨没素质,一边穿衣服,锣声一响,肯定是又出事了,朱明自然想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出了门,果然不远处已经被人群围起来了,朱明好不容易挤了进来只见又一具尸体横在那里,身上没有半分的伤,但人已经没有呼吸了。

“怎么又死人了?”

朱明不禁有些好奇,如果一个人是巧合那今天呢?怎么会有这么巧?难道这两个人都是一个人杀的,可他的目的呢?而且这两个人身上没有一点伤。

不巧的是,朱明抬头正好看见覃山,两人对视几秒,覃山忽然说道:

“各位村民,我都说了灵神人说的不会错!都是外来人惹的祸,大家一定要把这个人赶出去啊!否则我们村子就再也无法安宁了。”

朱明没理他,蹲下身来仔细查看尸体上面是否有什么伤痕。

“你干什么!”

覃山突然推开朱明,恶狠狠的瞪着他。

“死者的遗体只有家人可以碰!你是他什么人。”

覃山这话确实说的没错,朱明也没反驳,短暂失神之后,朱明再次回到了清媛家。

樊图还有清坤外出去务农了,此时家里只有清媛和婆婆,而朱明一反常态的来到了婆婆房间。

“咚咚”

“是朱明吧,进来吧。”

婆婆的未卜先知让朱明有些诧异,满是不解的望着婆婆,朱明坐在一个凳子上面。

“婆婆怎么知道是我呀,难道婆婆还有透视眼,能够隔墙看人不成。”

“呵呵,除了你谁还会这么有礼貌的敲门,我们村子已经远离世俗很久了。”

婆婆顿了顿再次说到:

“你找我是因为村子死人的事情吧。”

朱明点了点头,接连死了两个人,覃山矛头指向自己,而想起那天那个灵神人,或许这就是他们的行动了,只是为了逼走自己,接连杀掉两个人,这未免太不讲道理了。

“你怎么看待这件事呢?”

朱明当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嗯,我也觉得是有人下蛊,不然不能无声无息的杀掉两个人,而且你说你刚刚看到死的那个人手臂上有一道伤疤,这可能就是蛊虫杀掉人之后离开的地方了。”

龙婆分析着,而那道还没结疤的伤疤是被覃山退了一把,无意间看到的。

“婆婆,这件事很可能是覃族的下蛊人做的,你觉得呢。”

婆婆没有反驳,倒是点了点头认同了朱明的话。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覃族这些年没有动作不代表他们真的就能够甘心跟他们共处了,而且死的这两个村民都是反对覃族蛊的人,只不过我们现在手里没有证据,没办法去解发他们,而族长也不会因为你的一面之词就会覃族下手。”

是啊,没有证据自己就没办法报警,更没办法制止他们,这样下去总有一天自己要被迫离开的!那时候外婆还不抽死自己啊。

“既然他们敢这样肆无忌惮的做事,就说明他们一定还会继续清楚那些不信蛊的人,你这两天注意一下,要是有什么可疑的人就抓起来审问一番。”

朱明苦笑着,自己抓人?先别说违法,就是打也打不过村里这帮壮汉啊。

婆婆似乎看出了朱明心里所想。继续说道:“我让清坤和樊图跟你一起,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不光为了你,还为了清媛,为了整个村子的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