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不能错过

小说:狂战于野   作者:飘渺大仙   更新时间:2015-04-02 10:35:48   字数:3291

而这一次,夏静乐的一举一动对于慕明启来说都带上了致命的诱惑力,完全无法摆脱的诱惑力。

夏静乐很清楚自己身上哪一点对于慕明启来说最有诱惑力,他们是那么地了解对方,说白了两个人完全是一类人,夏静乐喜欢慕明启哪里,那么慕明启基本也很喜欢夏静乐的那个地方。

夏静乐喜欢慕明启的笑容,喜欢他的眼睛,还有他身上那种香香软软的味道,那种让人安心的味道。

那么慕明启喜欢她哪里呢?笑容?眼睛?还是那种让他安心温暖的味道?

于是夏静乐眯着眼睛带着笑容,轻轻地再次靠向了慕明启的额头,大大的眼角微挑的浅褐色眼睛直直地看着他,长长的卷睫毛几乎扫到他的睫毛上,这个动作使得夏静乐的气息完全包围了慕明启,严严实实地不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慕明启微微地勾了勾嘴角,他知道夏静乐想要做什么,他很清楚夏静乐的想法,即使不会完完全全清清楚楚地全部猜到,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不过悲剧的是慕明启对她这样的举动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能力,就像对夏静乐挠他的腰部他完全无计可施一样。

这是一种毒药,完全摆脱不了的毒药,一种心甘情愿喝下去永远不愿意摆脱的毒药,或者这是一杯圣水,永远让他充满幸福和温暖的圣药。

夏静乐看着慕明启,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笑容中带着邪气,竟然还带着那么一丝丝迷幻的味道,然后她开口说话了,明明是很认真的句子,硬是也被染上了迷幻的诱惑心神的感觉。

“是的,明启,只有我能够掌控你,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掌控。”夏静乐深深地看着他说,“我不会把你交给别的任何人的,你只属于我,只是我。”

夏静乐回答这句话时候的语调带着某种强烈的重音和一点点诱惑般的味道,这种语感让慕明启的心微微地震动,某种温软和甜蜜的感觉无法抑制地从内心升腾起来,然后无法抑制地传达到眼睛里面。

不过无论此时慕明启有多么的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温软甜蜜情绪,这并不代表着他对夏静乐会松懈下防备,夏静乐这句话并不只是对他的表白,对他表露自己的心意,更加是一种宣战。

“只有我能够掌控你”——只有我能够揍你,别人休想,“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掌控”——你只能被我一个人揍,别人休想碰你,“你只属于我”——还是你只能被我揍,别的人全部让开。

慕明启的这些联想并不是在带着某些玩笑的心情胡思乱想,虽然这里面的确听上去有着类似于玩笑的成分,但是这些绝对不是玩笑,而是完完全全地分析出了夏静乐话语里面的全部的含义,这不只是是对于爱情上的占有欲,对于对手上也有着十足的占有欲。

然后,慕明启勾着嘴角很愉快地笑,并且用亮晶晶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夏静乐很认真地说。

“好,我只被你掌控,我只能被你一个人掌控。”慕明启认真地放柔音调说,语调微微拉长出某种销魂蚀骨的味道,“我只属于你,只是你。”

慕明启每一个音都带着软软的缠绵的调子,这使得夏静乐的身体迅速地僵直了起来,仿佛被戳中了心中最柔软最无法承受的一个点,全身上下完全地挺直僵硬了起来。

慕明启的话对夏静乐完全不是敷衍,那种语调虽然有着某些故意的成分,不过话语中的真心却是完全不用怀疑的,而对于这种语调的掌控……他完全清楚夏静乐对哪些类型的调子完全没有抵抗能力,他很清楚什么样的发音方式能够让夏静乐丢盔卸甲地产生某些逃跑似地念头,再加上慕明启此时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很诱人,对夏静乐来说完全有着致命的诱惑。

于是夏静乐开始变得不自在起来,就像以前夏静乐刚刚察觉到自己喜欢上慕明启的时候,现在她所产生的反应完完全全地就是小女生才有的那种手足无措的害羞感,不过因为某些心理方面强大的因素,她强忍住了这种无措的感觉,强行地让自己迅速地镇定下来,让自己的大脑迅速地排除那些不自然的感觉,让自己清醒地认识到现在可是在打斗中,他们现在是对手模式。

既然两个人这么认真地决定用既是恋人又是对手的身份走下去,那么就要拿出对手的样子来啊,慕明启这边倒是掌握了利用这种“爱情症状”掐住夏静乐弱点的方法,但是夏静乐好像在这方面脸皮不够厚,一时间有点抵抗不住慕明启这样的攻击。

更何况他们现在是这样的姿势,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不同了,夏静乐单手抓着重剑,但是重剑不在攻击或者防御的状态,反而是让人觉得很随意地被放置在一边的感觉,此时作为武器的小男孩形象的布偶……看上去根本没有杀伤力看上去像是玩具,而慕明启那把黑曜石般的长剑则因为墙壁的崩坏而掉在了地上,因为夏静乐限制了他使用空间类魔法,一时间慕明启还没有把自己的武器拿起来。

现在的他们两个看上去就真的只像是用一个不同姿势抱着的恋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杀气存在,更何况慕明启还满脸柔软,夏静乐的脸颊和耳朵则是红色的。

而这种姿势……是夏静乐自找的,她打斗起来一向都很不顾及,对于男女之间的避讳也很少注意,对于关系一般的男女之间的接触都不避讳,对自己的那些男性亲戚们也都没什么顾忌,曾经还不是直接扑到凤南的背上整个人压着牵制他吗!而此时面前的慕明启又是一个可以随便亲密随便上下其手的对象,任何肢体的接触都是完全合法的被允许的很自然的,这使得她就更加没有顾忌了。

这些完全是自找的,造成这种尴尬不自然的情况完完全全地自找的,夏静乐是一个勇于承认错误的人,也是一个很擅长弥补自己错误的人,所以接下来她就需要想办法摆脱这种窘迫的情况,在慕明启趁她无力反抗直接把她带走之前。

夏静乐轻轻地紧了紧手中的小男孩形象的布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还不能呢,现在的她还不能结束这场战斗呢,这场戏还没有做够,这场打斗还不能落幕呢,这不只是她这边意犹未尽地缘故,高层那边她还要顾虑呢,从慕明启出现到现在为止,对着他们的监视器里面都拍下了点什么啊,就这么地被慕明启抱着离开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如果不把战局弄得看上去无法挽回一点可是不行的,不这样的话以后和那群烦死人的高层怎么解释,难道直接说慕明启笑容太迷人,眼神太迷人了,声音太迷人了一不小心被迷住了然后就被带走了吗?

这么说绝对会被那群反对她的高层骂上好几个小时的。

夏静乐的眼睛看了一眼慕明启肩膀上的剑上,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夏静乐知道这种伤痕的疼痛程度,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其实还好啦,反正不可能到能够限制自己手臂活动的程度,慕明启在承受这一道的时候绝对已经算计好了,绝对会把伤害降低到最小的程度。

这么一道不疼不痒的伤痕可是骗不了什么人呢,虽然夏静乐不会想要杀掉慕明启,但是这种伤实在也是太轻了。

要真正地限制慕明启的力量,这种伤是不行的。现在虽然不是打斗的最好舞台,但是他们总有一天还是需要站在真正的战场上面对对方的。

夏静乐强迫自己去直视慕明启的眼睛,她觉得自己只要敢把视线对准他那么就能够克服现在这样的症状了,只要看着他的眼睛。

于是夏静乐强硬地把自己的视线投向慕明启的眼睛,然后她也成功了,心情也很成功地摆脱了那种害羞的不自在的状态,不过不是因为她敢于看慕明启的眼睛的缘故,而是她从慕明启的眼睛里面看到了某些笑意。

是的,笑意,夏静乐因为这种笑意彻底地冷静了下来。

夏静乐知道慕明启很喜欢看自己这种不自在的害羞样子,在以前他们还不是恋人的时候,在夏静乐刚察觉到慕明启对自己的吸引力的时候,他就时不时地带着试探或者开玩笑的心理有意无意地和她接触,非要弄得夏静乐完全不敢抬头完全不敢动才会罢休,这种带有恶作剧性质的行为虽然也是相爱的人之间特有的甜蜜,但是对于夏静乐来说可就……

从来只有她对别人恶作剧的份,现在自己被人恶作剧了实在是……好想报复回来。

于是在这一瞬间,夏静乐冷静了下来,直视着慕明启的眼睛对慕明启露出了一个灿烂的微笑,然后下一秒,双腿一用力,腿上的肌肉瞬间释放力量,紧紧地夹了一下慕明启的腰。

夏静乐这一下的力气可不是普通的大,慕明启觉得自己的腰部被绳索捆住并且用力勒了一下,瞬间觉得脊柱都快要断了似地,不过他还算能忍得住,他知道夏静乐这个举动的原因,但是他可不知道夏静乐接下来会做什么出乎人预料的事情,夏静乐作风的不可掌控性很多时候让他也觉得很是惊奇,慕明启一开始也是因为这一点对夏静乐产生兴趣的。

那么接下来夏静乐会做什么呢?是拿着重剑挥上来还是再次挠他呢?还是用的方法反攻呢?慕明启虽然在掌控力方面比夏静乐出色很多,但是毕竟夏静乐是他喜欢的人,夏静乐的诱惑力对他来说也是无法抵抗的毒药,只要靠近那么一点点慕明启也许就会失去掌控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