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恶魔谷

小说:战狂   作者:大兵王   更新时间:2015-04-01 10:56:17   字数:3116

恶魔谷跟精灵谷是南宫家的秘密,在南宫家后山的一个山谷里面,那里面大概分为三个地方,从山上下去的那个地方,叫做海洋谷,那里面就像是平常的山上那样,长着树有野果有野兽,不过都是平常的兽类,这一部分站在那个山谷的大部分。

大概走到中间的位置,有一个三岔路口,往东是精灵谷,那里面有封印,却不是禁忌,那里面的精灵都是树木幻化修炼而成的,南宫家的人用封印困这他们,用来给刚开始练习巫术的南宫家人当靶子,精灵是永生不灭的,死了也是暂时的,第二天太阳升起的时候就活过来了,就像是露珠,每天太阳出来就消失了,第二天还会出现。

往西,是个绝对的禁地。至少殷远航从来没有去过。往西就是恶魔谷,恶魔谷在南宫家是个绝对的禁忌,就是南宫展原也是十五岁的时候才知道,自己一直进不去的那个地方,叫做恶魔谷。恶魔谷虽然是个禁忌,南宫家的人是绝对不被允许进去的,但是南宫家却不特别的禁止有人试着去解开恶魔谷的封印,不知道是因为太过自信还是为了打击小辈们的信心。

反正你想进入恶魔谷就凭自己的本事,如果你开不开封印,进不去那就是你自己的事情了。如果你能打开封印进去,南宫家也不会因为这个责罚与你。

这一点在十年前,南宫展原就知道了,在南宫展原的记忆中,曾经进入恶魔谷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他的二叔,陆友易,殷远航只知道的,陆友易进入恶魔谷的那天下午,去陆友荣那里跟他说恶魔谷的事情,正好,他们就在附近玩捉迷藏,听到了断断续续的。

南宫展原听到的最多,殷远航只是知道陆友易进了恶魔谷,那里面好象有传说里不一样的东西,才会出来就紧张兮兮的跟陆友荣说,但是那时候他们都还小,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或者不能理解他们的话对以后的事情有什么影响。

他们没有在意。今天来到恶魔谷的入口,殷远航想起这些往事,后悔当初硬挨多问一点,现在不至于两眼一抹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殷远航没想过,当时,他们才是多大的孩子,就算是问了,陆友荣又能跟他们说多少有用的东西呢。

就是听到恶魔谷里面有那样一种花,能解南宫展原身上的毒,他就来了,殷远航站在恶魔谷的入口,看着那淡淡的黑色的封印的结界,发呆,来了有怎么样呢,没人想过怎么过去吗?

南宫云从怀里拿出来一样东西,圆圆的一个小球,上面有无数的空,跟蜜蜂的窝一样,不过小得多,那个小球能有鸡蛋大小,很圆,“这是什么东西?”殷远航不觉得南宫云这时候拿出来这个是为了玩的。

“这个结界是南宫家最天才的族长封印的,我们想进去,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撕开一个口子,能把我们弄进去就行了。这个,就是能在封印上面开口的东西。”

“难道,是破损珠。”陆葇倒是个有见识的。

殷远航当然也听说过破损珠的威力,所有的结界,破损珠都能带人进去,只要拿着柱子在结界的地方画一个圈,那个空间的结界就是暂时打开,打开的时间,是根据拿着珠子的主人的灵力高低来判定的。

殷远航想着,南宫云已经在结界上划开了一部分,“快,我只能撑半柱香的时间。”

殷远航猫下身子,跨了进去,半柱香,他们只有三个人,足够了。陆葇没有迟疑,跟着进去了,南宫云最后进去的,他们进去以后那个圈就开始慢慢的缩小,直到完全弥补了封印的缺口。

殷远航想象过恶魔谷的所有情景,只是没想过,居然是这样的。

恶魔谷入目的地方,跟殷远航在梦中见到的一样,就像是梦魔的宫殿搬到了恶魔谷一样,殷远航有点傻了,这宫殿也不是他第二次见到的样子,好像是一个完美的作品,没有瑕疵。

高大的宫殿红墙绿瓦,墙上的画,一圈九副,前四幅殷远航见过了,后面的都是那个女子的样子,或坐或站,或哭或笑,喜怒哀乐尽在其中。中间是隔开的两间房子。

一间放着待客的檀木桌椅,另一间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淡红色的色调,里面放着梳妆的镜子胭脂首饰。隔开房间的东西看起来跟现代的玻璃差不多,殷远航去摸了一下,是实体的,并不是幻化的。

这让殷远航有点诧异,自己从小到大好奇的恶魔谷就是这样吗?

那边南宫云也有点蒙了,他手里拿着破损珠,当然是来过恶魔谷的,但是原来的恶魔谷不是这样的,他原来见到的恶魔谷,跟精灵谷一样,是一个原始森林的样子,里面分开了很多怪兽的地盘,也有一些愿意活动的,在入口的地方飞旋。

第一次进来的时候,南宫云就碰到一个好奇心很强的怪兽,长的两只角,会飞,样子很像是传说中的龙,身材要娇小许多,从南宫云进来就跟着他,却没有攻击,南宫云从头到尾都防范着他,没敢走多远就回去了。

幸好是没走多远,碰到不死鸟那样的,想出去也出不去了。

“这里怎么变成这样了?”陆葇的话让殷远航有了其他的想法,原来自己想想中的禁地也不是那么神秘嘛,至少,这里就有两个人是进来过的。

“那你原来看到的恶魔谷是什么样子的?”

“我见到的,就是一片花海,漫天的蒲公英,是个很美丽的地方。”陆葇的话让殷远航郁闷了半天,这地方是随时会变换的吗,是根据进来人的思想变化的,还是自己想怎么变就怎么变的呢,现在这样子说明什么,自己并没有想要看到梦魔幻化的地方。

“能把恶魔谷想象成一个花海天堂,你脑子有毛病吧。”南宫云根本就不相信陆葇进来过。

“你别狗眼看人低,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需要破损珠才能进来吗?”

“哦,那么能跟我们解释一下你是怎么进来的在什么情况下进来的吗?”殷远航已经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把这个大殿转了一个遍,地上的大理石台面光滑照人。别说是什么花什么草了,就是一片落叶也是找不到的。

我,陆葇的表情开始躲避,看样子就知道,他进来的时候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时候,进来的手段也是不能为外人道的。

“陆葇,你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对我们来说其实不重要,如果你不方便可以不说,但是,你进来以后的情形,我希望你能说一说,还有南宫云,你进来几次,有什么不一样我也希望你能说明白。我希望,你们记得我们进来是为了什么?”

“我就进来一次,看到的就是满地的花海,那种花很漂亮,是什么花我说不上来,我从来没见过,五彩的花海,我只能看到这个,走到那里都是这样的景色,那次我是跟着 进来的,但是我进来以后,一直都是只有我一个人,我拼命的看,花海好像开始旋转,然后我就头晕目眩,昏倒在地,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外面了。”

陆葇说完了,殷远航看向南宫云。

“我进来过三次,从我得到破损珠,第一次只是好奇,进来就看到一个会飞的龙,到处飞,我就跑,他前后跟着我,我跑到那里都甩不开他,我只顾着跑,没有注意别的,跑了差不多几个时辰,我实在累了就出去了。”

“听起来像是那个飞龙守护恶魔谷的大门一样,他没伤害你。”

“没有,只是跟着我。知道我出去。”

“然后呢?”

“第二次的情形也差不多,第三次我终于想到了办法,在外面给自己封印了一个隐身结界,才躲过了飞龙的监视,看到了恶魔谷的其他地方。”南宫云说道这里,顿了下来,好像他看到的恶魔谷的其他的地方,是跟陆葇感受完全不同的、

“我终于深入了恶魔谷的地方,看到的却是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去看的恐怖的东西,我看到的也是一片花海,那是一片火红的花海,那花我是认识的,就是我们这次来找的毒花,他的花都是有毒的,花香也是有毒的,所以我看到就很怕,转头就跑了。”

“你怎么这么笨啊,你明知道那毒花的叶子是可以解百毒的,怎么不摘几片。”陆葇白了他一眼,好像南宫云很笨一样。

可是他不知道,谁看到那样的情形都会跑,花香都是有毒的,谁不呼吸啊。谁也不相思在那里。殷远航却知道,南宫云还看到了其他的东西,殷远航在南宫云的眼中看到了贪念,并不是恐惧。

“行了,我们今天来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想要找到毒花,解开南宫展原身上的毒,其他的,每个人的秘密都各自保留把。”殷远航没有忘记他们来这里的目的。

“可是这个大殿,什么都没有我们怎么找啊。”南宫云一看殷远航不再追问,松了一口气。

“分头找,”殷远航看向大殿的四个门,东西南北,各一个。“我们差一个人,看运气了,各自选一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