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龙珠

小说:傲天符尊   作者:茶楼更夫   更新时间:2014-10-26 09:29:57   字数:3181

第三声龙吟,意味着蛇化龙完成!

只是,这第三声的龙吟,连第二声都不如,本来应该清冽激昂的啸声,充斥着满满的无力感,让人怀疑这根本就不是龙吟,而是猫叫。

第一声龙吟激越清冽,第二声带着愤怒和慌乱,第三声,则是充满了悲切和委屈。

蛇化龙,这是夺天地的造化之功,是凡俗位列神物的神奇。

偏生这次的蛇化龙,三声龙吟一次比一次低迷,根本不像是蛇化龙,而是神龙跌落凡尘,退化成蛇的过程。

第三声龙吟后,被陆寒兜在巨网中的龙,只是有气无力地扭动了下身躯,不再做挣扎。

这一扭动,倒也让在场的人都知道,这龙还活着。

三声龙吟后,蛇化龙彻底完成,被兜在网中的天龙一动,莫说是迷幻城众人如临大敌,就连胡半仙和徐娘,也是全神兼备,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这八极锁龙大阵的构成和运行原理,徐娘和胡半仙都知晓,但两人也不敢肯定,手中的这张网,能否真的可以困住一头天龙,哪怕这头天龙可以被称之为史上最弱的天龙。

却是令两人失望的是,那头天龙扭动了下身子后,就又不动了。

瞪得滚圆的如虾龙目,空洞无神。

“这龙算是废了。”徐娘见状,也就明白这条龙虽然勉强能够称之为天龙,但论实力,恐怕都没有化龙之前的百分之一。

最主要的一点是,这头龙失去了神采。

不管是从龙吟声中,还是现在被兜在巨网中后的反应,这头完成化龙过程、已经具备了一切龙的形态特征的物种,已然丧失了它应有的神采。

胡半仙也是略微有些失望地点了点头,表示这条龙确实养残了。

见到这条被兜在网中的天龙,没有丁点太古遗种雄霸蛮荒的那种绝世无匹气焰后,迷幻城施夜朝一行人也小心翼翼地围了上来,好奇地打量着徐娘手中被称之为“天龙“的物种。

对于化婴境的迷幻城修者来说,天龙这种雄霸蛮荒的太古遗种,他们莫说是遇到,就是远远的感应到天龙的气息,都可能会被惊吓的挪不动脚步。

此时得以近距离观看,都不知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

一面看着,众人一面啧啧称奇,都忍不住想要伸手去摸,却被徐娘冰冷的眼神制止。

“这是一条天龙!”徐娘面色冰寒,冷然说道,“就算它失去了应有的力道和神通,身份依旧是一条天龙,你们要是不想死的话,最好收起这种虎落平阳犬可欺的心态。”

一句话出口,不管是施夜朝,还是其余的几个迷幻城高手,都是眼中闪过一丝阴翳。

徐娘的话,可谓是当着他们的面,直接骂他们是狗。

本来对跟随徐娘来到符宗,迷幻城的一干高手有暗中颇有微词,之前又是经历了一轮被暗算,险些浑身修为尽数丧失。这个时候徐娘的态度,顿时引来迷幻城中不少人的不满。

虽然明知面前的徐娘和胡半仙,都是元神境高手,依旧还是有人按耐不住愤怒。

“徐娘,既然你看不起我们这些低级的修者,那我们也就不热脸凑您那高贵的冷屁股。”那人面露忿忿神色,声音掷地有声,“施城主,冯某人先行一步!”

说罢,那位冯姓的迷幻城高手极速离开。

徐娘没有阻拦,甚至连面部表情都没有流露出丝毫。

“冯长老。”施夜朝却是连忙喊道,“以和为贵,大家有话可以好好。”

话没说完,远处就传来一声惨叫。

紧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连看都不用看,众人就知晓,刚才赌气离开的那位冯长老,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徐娘,冯长老只是口直心快了点,你……”施夜叹气,略微摇头说道,“这三百年来,无论是我施夜朝,还是迷幻城,自问都没怠慢过你……”

胡半仙在边上呵呵冷笑了两声,笑声刺耳怪异。

“不是你们出的手?”施夜朝面色瞬息煞白。

徐娘还是胡半仙,都已然是元神境高手,说没动手,就肯定没动手。

“蠢货。”徐娘这才冷然开口,目光却是看向了之前那位冯长老离开的方向,“八极锁龙大阵,就是我和胡半仙都不敢乱闯,更何况区区一个化婴境的小修。”

嘶。

施夜朝倒吸了一口冷气。

之前进来的时候,众人小心翼翼地尾随在胡半仙和徐娘身后,一路可谓是风平浪静。而后收龙的过程更是可以说平平无奇。

不由得,就是施夜朝,也对这所谓的八极锁龙大阵心生几分不屑。

却忘记就是不久之前,他们几人不过是操纵八极锁龙大阵中的一面巨网,就被抽的体内元力失控,摔落在脚下寒潭中险些被冻死。

“现在有看我不顺眼的,大可自行离开。”徐娘不屑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几人。

目光所到之处,无论是施夜朝,还是其余众人,都纷纷低下了头。

那位被八极锁龙大阵封杀掉的冯长老,是一位化婴境后期的高手,实力在八人中,也是稳坐前三的位置。就是这样一位化婴境后期的高手,在大阵中被一击毙命,只来得及发出惨呼。

“没实力,就别蹦达。”徐娘目光如刀,看的施夜朝几人额头冷汗如雨,“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别怪我将你们迷幻城连根拔起。”

不拘是施夜朝,还是其余迷幻城的人,都是如履薄冰,躬身应允,神态凝重。

一行人,尾随在徐娘和胡半仙身后,沿着来路离开八极锁龙大阵。至于那位死去的冯长老,众人都当作从来就没有过这样一个人。

寒潭下,胡来一动不动地悬浮在寒潭底部,极度的水深,遮盖了一切的光线,较之先前在龙腹中的黑暗还要更胜几分。极致的黑,极致的静,不论是徐娘还是胡半仙,都没察觉到在这寒潭的底部,居然还蛰伏着一个昏迷的胡来。

此时的胡来,出于一种极其玄奥的状态。

吞入第二颗龙珠时送入嘴里的血肉,化作熊熊烈焰,在体内不断焚烧,而体外寒潭中的寒气则是源源不断地透过胡来那满是漏洞的经脉灌了进来,压制着胡来体内的火热。

强大的冰火之下,胡来修炼出来的水雷合一的气符,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但这弱小到微不可查的气符,却顽强地在冰火之间穿梭,透过经脉,穿梭在血肉中,死死贴着那两颗被胡来吞进腹内的珠子。

阴阳交泰,天地初开。

此时胡来的体内,完全被冰火占据,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循环,在这循环下,胡来的朽木体质,被一点点的改善着,这个过程极其缓慢,却又时时刻刻在进行着。

胡来体内的那枚气符,贴靠在两颗龙珠上,一会儿这边磨蹭,一会儿那边打转。

在这种玄奥的状态下,胡来根本没有任何时间的概念。

不知过了多久,第一次,冰寒跨越了彼此的界限,冰火之间的平衡,瞬息被打破。紧随其后,便是摧枯拉朽般的跃进,冰寒主导了胡来的整个躯体,以绝对的力量横扫整个战场,大有剿灭胡来体内一切不是同属性力量的势头。

火系力量的颓败,让一直游离在两股势力之间的气符以及那两颗龙珠,都暴露在了冰寒力量的笼罩中,步步紧逼碾压。

咔嚓。

轻微的玻璃碎裂的声音响起,把胡来自那种玄奥的状态中惊醒。

胡来醒来的瞬息,一直无比弱势的气符,顿时犹如神助,居然疯狂运转,在不可思议的状况下拖延了冰寒之意的侵袭。

“这是在……水中!”

胡来最后的意识,还滞留在了自己在龙腹内,吞噬了龙血肉末后,感觉到小腹如火焚烧,而后冰寒袭来的那个时间,此时念头一转,加上被冷澈骨髓的寒意一激,马上明白自己多半是被那龙倒灌了水漱口似的吐进了寒潭。

顾不得些许,胡来手脚并用,屏住一口气疯狂地向着水面浮动。寒潭的深度,远超胡来的预料,好几次胡来感觉快要憋死的时候,偏偏有一股柔和的力量自体内腾升,支持着他继续上浮。

哗啦。

胡来自寒潭中探出头来,顾目四盼,周围一片狼藉,但是那条巨龙已经不知去向。

自寒潭中爬起来,胡来才仰天八叉躺在地上,贪婪地呼吸着劫后余生的空气。

生死之间走了一遭,胡来出来寒潭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内视自己的身体状况。略微探查,胡来意外地发现,原先盘踞在胡来眉心中的魔神怨咒,此时被逼迫的跑到了胡来右手掌心,蜷缩着瑟瑟发抖,而在他脑海中,居然多了些别的东西。

是两颗珠子。

一颗通体黝黑的珠子,一颗则是散着炽烈光泽的珠子。那颗散着炽烈光泽的珠子,胡来认得,正是自己在龙腹中吞入的第一颗珠子,至于那颗通体黝黑的,想必就是第二颗。

胡来只是念头一动,那两颗珠子就随着他的意愿放大或者缩小。放大到一定程度后,胡来发现那颗散炽烈光泽的珠子,每时每刻会有丝丝的银色毫光放出,消失在识海中,去向不明。另外一颗通体黝黑的珠子上,却是刻着一些繁杂的纹路。

连续调换角度和距离,胡来终于发现,那颗通体黝黑的珠子上,篆刻的是一种符文,一种他从来不曾见过的符文,纹路玄奥,透着古朴沧桑的气息。只是略微看的久点,胡来就头晕目眩。